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她的小哥哥

她的小哥哥 13.第十三章

她的小哥哥 消失绿缇 4814 2019-05-11 10:55

  夜跑的人不多,只有高三学生偶尔学习压力大了才到操场放松一下。

  但盛华的操场却很正规,铺的是假草地,标准的四百米跑道。

  中央是一片足球场,没人踢球的时候会有三三两两的小团体坐在草地上聊天。

  夏依芮孟逸亓的姐妹帮是小团体之一,经常捧着一袋膨化食品边吃边聊。

  又大又亮的路灯将跑道照的很清晰,路灯周围围着不少蚊虫。

  那些小虫子单纯又执着的身影在路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义无反顾。

  就好像谁都不知道它们只能活这一个晚上。

  季悠吸了吸鼻子,校园里不知名的花散发着浓郁的芬芳。

  祁彧深蓝色的运动服此刻已经完全隐匿在黑暗里,要不是他清晰又沉稳的脚步声,季悠差点以为他是幻影。

  “为什么想学跑步?”

  祁彧将鸭舌帽随意扣在脑袋上,眼神落在季悠干净肥大的校服领口。

  “因为要参加运动会呀,报了1500”季悠轻声道。

  祁彧听闻皱了皱眉,1500哪怕普通男生跑起来都会觉得累,就季悠这副弱不禁风的小身板?

  “你能跑下来?”

  季悠转过头来,朝祁彧弯眸一笑:“跑不下来所以才跟你学。”

  哪怕是在黑夜里,她的眼睛都那么清澈透亮,干净的像不染纤尘的湖泊。

  到了跑道上,季悠把披散的长发简单束了束,又蹲下身去紧了紧运动鞋的鞋带。

  一阵风刮过来,把她刚系好的头发吹下一绺,垂在脸侧。

  她站起身,也不管那绺头发,抬腿就要跑,被祁彧一把拉了过来。

  “先热身。”

  他的手掌干燥又温热,大大的,将她的手臂紧紧攥住。

  “哦。”季悠乖乖的站回去,目光落在自己的小臂上。

  她比较瘦,祁彧单手就能牢牢扣住,力量差距果然不是一点半点。

  “活动活动脚踝,膝盖,大腿。”他刻意缓慢的松开她的手,脸上挂着一丝微不可见的笑意。

  季悠垂下眸,咽了咽口水,开始做起军训时候教官教的热身动作。

  哪怕是运动,她都是慢条斯理,像绣花似的。

  做完之后,她出了些薄汗,被夜风一吹,很快就干了。

  “先学起跑姿势,弓下去。”祁彧轻轻拍了拍季悠的背。

  季悠在弯下身子,手指撑住地面,紧紧贴住起跑线,长发顺着她的脖颈滑到前面去。

  “这只脚再退退,膝盖弯曲的角度要大于100度,重心前移,你蹲的太靠后了。”祁彧说罢,捏住季悠的脚踝往后拽。

  季悠的小腿修长,骨节精致秀气,被他一抓,身体不稳的晃了晃。

  祁彧的目光落在她小巧的脚踝上。

  季悠的脸骤然红了,身体也不由得僵硬起来。

  因为浑身绷紧的原因,校服裤子滑了上去,露出一小片白皙的皮肤。

  祁彧手指一紧,甚至不舍得松开。

  “起来,我教你跑步的姿势。”

  祁彧深吸一口气,依依不舍的放开季悠,季悠立刻爬了起来。

  她的脸还在发烫,但好在夜色黑,看不真切。

  “跑步的时候小臂端平,以肩为轴自由摆动,大腿向前用力,不要向上提,你参加的是长跑,不需要太拼,全程坚持下来就行,注意保持呼吸的频率,能延缓疲劳。”

  他一边说一边帮季悠摆姿势,少不了和她碰触。

  祁彧刻意忽略心底愈演愈烈的躁动,后撤一步:“好了,我陪你跑一圈试试吧。”

  季悠点点头,俯下身,预备,起跑,抿着唇调整呼吸。

  祁彧倒退着跑就可以跟上她,顺便观察季悠情绪的变化。

  最开始的半圈还好,二百米过后,季悠就开始微喘,呼吸也难以控制的凌乱起来。

  至于小臂的姿势大腿的姿势更是抛在脑后。

  祁彧立刻对她的水平有了大致的了解。

  体育何止是不好,简直是很差劲,而且她的肺活量也不够,高二会考还不知道能不能及格。

  那些规范动作在极差的体能面前根本就是杯水车薪。

  祁彧不禁皱眉问道:“你中考体育是怎么考的?”

  季悠喘着气,掐着腰,断断续续道:“我要不是体育我就是中考第一了!”

  祁彧挑了挑眉,出乎意料的优秀了。

  “那还能不能坚持?”

  季悠难受的摆了摆手,好不容易跑完了一圈,便蹲在地上再也不愿起来。

  血液一波一波的往头顶冲,她眼前一阵阵发黑。

  祁彧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腰,一用力将她拖了起来:“别蹲着,走一走。”

  她整个人都靠在了祁彧结实的胸膛上,鼻间传来他身上清淡好闻的洗衣粉味道。

  有那么一刹那,季悠觉得自己心跳都快停了。

  她从来没有跟异性保持这么近的距离,又新奇又悸动。

  祁彧没有松开她,就这么拖着她在周围散步,半晌,他低下头,在她耳边道:“好一点没?”

  季悠微微一缩,觉得从耳根一直麻到了指尖。

  “好好多了。”

  浑身热的难受,不知道是因为剧烈运动还是祁彧的靠近。

  操场中间突然传来一声脆响,好像是易拉罐被踩瘪的声音。

  季悠抬眸瞄了一眼模糊的足球场地,又很快收回了目光。

  祁彧站在她身边,手插着兜,似笑非笑:“还练吗?”

  季悠抱着肚子,小声道:“我能再休息一会儿吗?”

  祁彧点点头,往操场边缘的栏杆上一靠:“体育这么不好,干嘛报长跑。”

  季悠鼓了鼓嘴,有些灰心,果然连祁彧也觉得她体育差透了。

  “因为报名报晚了,只剩下1500了。”

  祁彧盯着她:“我怎么不知道报名了?”

  季悠望着远处忿忿走出操场的几个身影,喃喃道:“或许男生跟女主不一样吧。”

  过了一会儿,季悠身上的汗消了,也缓过了神:“我休息好了,可以继续跑了。”

  祁彧靠着墙没动,勾了勾唇:“先等等。”

  季悠疑惑的望着他,站在他面前,胸脯轻轻起伏。

  “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?”

  季悠一怔,紧紧抿着唇,眉头微微蹙了起来。

  祁彧也不急,依旧笑盈盈的,从兜里掏出薄荷糖,倒出一粒塞在嘴里,空气里顿时迷漫出一股香甜的薄荷味儿。

  季悠终于垂下眼睛,松开紧握的双手,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喏喏道:“对不起。”

  祁彧盯着她圆润的脸蛋,语气轻飘飘道:“哪儿对不起我了?”

  季悠给自己鼓了鼓气,如实道:“我知道夏依芮她们每天都会到操场来聊天,也知道夏依芮认识你,今天晚上让你教我跑步是是为了”

  她越说声音越小,随后干脆说不下去了。

  祁彧对她那么好,帮她解围,还请她吃饭,她却想要利用他报复夏依芮。

  季悠有点憎恨自己的坏,她睫毛颤了颤,眼圈有些发红。

  “是为了气她,你怎么知道她会生气?”祁彧问。

  季悠声音很轻:“我猜的,真对不起,以后不会了。”

  她一边说着,一边把头压得更低了。

  祁彧站直身子,看着季悠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,有点好笑。

  “所以这1500是夏依芮的杰作?”

  季悠不言语了,手指不安的抓着裤腿。

  祁彧大概会讨厌她了吧。

  按董珂珂的说法,夏依芮毕竟是他的旧相识,自己才是刚接触两天的同桌。

  无论如何,祁彧也不会再愿意听她说夏依芮坏话,哪怕是真话。

  祁彧却清楚,夏依芮对季悠的针对少不了他偏袒的因素。

  但原以为季悠是个老老实实的受气包,没想到她还会闷声不吭的反抗。

  而且反抗的方式嘛,果然是够聪明,让他挺满意。

  祁彧抬手挑起季悠的下巴,强迫她抬眼看着自己。

  他低声沙哑道:“不说话就是默认了,是谁教你好学生就可以随便利用同桌的?”

  季悠抬起泛着水雾的眼睛,略带迷茫。

  当然没人教她,是埋藏在她身体里积压许久的坏心思。

  “祁彧,你生气了吗,对不起。”

  她还在认认真真的道歉,似乎这份愧疚快要淹死她了。

  祁彧突然轻笑,意味深长道:“小同学,你再坏一点,我可就忍不住下手了。”

  季悠心脏一紧,睁大了眼睛。

  他要下手做什么?

  操场上的人越来越少,橘黄色的灯光静谧,遮掩了月亮的光辉。

  松垮的皮筋经不起运动的震颤,终于在这一秒放弃挣扎,从柔顺的长发上滑下去,轻轻落在地上。

  没有了束缚的长发瞬间披散在肩头,在夜风的鼓舞下,绕过季悠纤细的脖颈,撩拨着祁彧的手腕。

  偌大的操场上偏僻的小角落里,女孩的背影纤瘦又诱人。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