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她的小哥哥

她的小哥哥 9.第九章

她的小哥哥 消失绿缇 6119 2019-05-11 10:55

  祁彧说能带她回去,就真能带她回去。

  两人吃饱喝足,绕到了盛华的铁栅栏外。

  一边的门卫室亮着灯,里面的保安正在玩手机。

  祁彧轻描淡写道:“翻过去。”

  季悠吓了一跳:“翻翻过去?”

  祁彧拍了拍铁栏杆:“过来,站上去。”

  季悠听话的抓住栏杆,踩上了墙面凸起的一阶。

  祁彧突然从她身后圈住她:“往上爬,别害怕,我抵着你。”

  季悠能感觉到祁彧身上的体温和干净的味道。

  她从来没有翻过墙,每一个动作都磕磕绊绊的,好不容易爬到了上面,往下一看,她不敢动了。

  祁彧见她扶稳了,这才助跑两步,翻身一跃,轻而易举的翻了过去,落在校园内的草坪上。

  “跳下来,我接着你。”

  他拍了拍手。

  季悠吓了一跳,喏喏道:“跳?”

  祁彧勾唇一笑:“大不了砸我身上,你怕什么。”

  她那么小,那么瘦,怎么可能接不住。

  季悠咬了咬牙,深吸了一口气,或许是因为小树林的事,她对祁彧有种说不出的信赖。

  闭眼,屏息,季悠松了手。

  还没等好好体会一下悬空的感觉,她就跌入一个结实的怀抱。

  祁彧把她抱得稳稳当当,她也第一次撞到男生怀里。

  低沉揶揄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怎么这么软啊。”

  又香又软,带着女孩子特有的娇柔。

  季悠耳根发热,垂眸道:“你你能不能放开我了。”

  她这么软吞吞的,竟然还问能不能。

  祁彧眼底含笑:“我要是说不能呢,你就不走了?”

  季悠赶紧推开他,踉跄的站好:“不是,你别欺负我。”

  祁彧见她羞愤又不知道该怎么发脾气的小模样,心里痒痒的。

  这么这么会,偏偏全是他喜欢的样子。

  “小同学,你知道欺负是什么意思吗?”

  “我们男生的欺负,可不是这么简单的。”

  祁彧松开手,怀里还有她淡淡的洗发露味儿。

  又像是调弄又像是打趣。

  在安静的校园里,显得更旖旎了。

  当晚,夜色浓浓。

  季悠躺在床上,头一次想学习以外的事情。

  这一天发生的复杂又光怪陆离的画面在她脑海中反复闪过,仿佛一架色彩斑斓的走马灯,执着的在她眼前刷着存在感,不眠不休。

  从出生起,她大概就是个传统意义上循规蹈矩的乖孩子。

  好好学习,团结同学,热爱劳动。

  任谁见了她都会夸一句,小姑娘真温柔恬静。

  这是她第一次直面校园暴-力,又第一次遇见仿佛动漫里的天神降临。

  那种肾上腺素瞬间飙升的感觉她到现在仍然记得。

  她感到陌生的兴奋。

  有没有某个瞬间,你想摆脱现实的桎梏,做一个肆无忌惮的坏孩子呢。

  哪怕是在平行时空,或者梦里。

  她有。

  季悠翻了个身,手指摸到了枕头底下的那个冰凉的表带。

  记忆里的小男孩好像有了具象,变成了祁彧今天意气风发的模样。

  她又轻声笑了笑,缩起双腿,在被子里抱成一个球。

  怎么可能呢。

  不可能是他。

  -

  烈日高悬,是个格外明媚的晴天。

  间操的时候,宋青山把季悠叫到了办公室里。

  他点着一根烟,狠狠吸了两口,掐在了烟灰缸里。

  然后对季悠一笑:“最近听课怎么样?”

  季悠乖巧的回答道:“挺好的,老师讲的很清楚。”

  “唔,我看你中考成绩是是咱们学校第二吧?”宋青山记不太清了,犹豫了一下。

  第一是顾汤骅,她则是盛华从阑市一中抢过来的学苗。

  季悠点了点头。

  宋青山笑了笑,连声音都放缓了:“学习很好哈,我就知道你肯定没问题,看起来就像好孩子。”

  季悠不好意思的垂下头:“没有。”

  “今天找你来就是跟你随便谈谈,现在开学不久,你们可能觉得还挺轻松,等过段时间步入正轨了,压力就大了。”

  “恩。”

  目前还是开篇客套阶段,没有进入老师真正想跟她谈的话题。

  她就随便应着。

  宋青山抓了抓头发,拐弯抹角道:“别看我们老师年纪大了,但天天教你们这么大的孩子,心态都挺年轻的。”

  季悠点点头。

  宋青山故作轻描淡写道:“我听说有人评了个什么乱七八糟的三大美女,然后你是其中之一?”

  季悠有点尴尬,不知所措的看向宋青山。

  这件事还是丁洛告诉她的,就在军训之后。

  原本她这么内敛的性格不会引起别人注意,偏偏她成绩太好,是全市中考女生第一。

  于是少不了有人看看这个第一长什么样。

  一看到她的证件照,这才有了后面贴吧上的投票发酵。

  她也就莫名其妙的跟沈樱芝和夏依芮统称为三大美女。

  无聊透了。

  宋青山笑呵呵道:“你别紧张啊,女孩子长得好看是挺容易受人关注的,这个年龄常有的事。”

  “但是吧,高中学习跟初中可不是一个概念,很累的,女孩子敏感,容易东想西想,所以一般谈恋爱了之后,影响的都是女孩的成绩。”

  季悠又点了点头。

  这是为了敲打她不要早恋?

  空调风呼呼的吹,或许是年头久了,伴随着嗡嗡的低鸣声。

  宋青山正了正身子,手指抚上自己的茶杯:“而且体育加分这个东西,从高一就要开始准备了,你成绩好,是能冲刺清华北大的,给自己打个保险,学校这边可以帮你努努力。”

  盛华以留学保送闻名,加分也在全市一骑绝尘。

  每年盛华因为各种名头加分的学生超过一百人。

  当然就少不了学校的人脉和努力了。

  只是

  “老师我体育不好。”季悠抬起眼,小心翼翼道。

  宋青山自顾自道:“足球吧,足球名额多,好过,你回去跟家长商量商量,家长都懂的。”

  其实不止家长懂,季悠也懂。

  谁还没听过点风言风语呢。

  但是她家里没有这么多的钱,那差不多要爸爸一年的工资吧。

  “算了吧老师,我想把时间都花在学习上。”季悠攥了攥拳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  宋青山愣了一下。

  学校可是只给好学生透露这点消息的。

  因为只有这些人是有实力冲击清华北大,给学校争荣誉的。

  谁想季悠就这么放弃了。

  连犹豫都不犹豫的。

  “还有时间,你可以回家给父母好好商量一下,其实也不是说你靠自己就不行,但你想想跟你同水平的同学,可能都有加分,你就落后在起跑线上了。”

  季悠心道,那我就能考哪里去哪里。

  宋青山挥挥手:“行了,回教室吧。”

  季悠转身往外走。

  刚拉开办公室的门,宋青山突然又叫住了她:“哎等等。”

  季悠停下,转回了头。

  宋青山犹豫了一下,缓缓道:“你那个同桌,希望你平时跟他保持点距离,他这个学生的背景比较复杂。”

  季悠微蹙眉。

  复杂?

  祁彧复杂在哪里了。

  宋青山道:“总之,好好学习就可以了,你别跟他学,你们不一样。”

  虽然不懂宋青山是什么意思,但季悠还是没有反驳老师。

  回到教室里,只有少数的值日生在打扫,大部分人都在操场上甩胳膊。

  在灼灼的烈日下,听着聒噪的间操音乐,看着领操台上僵硬热情的脸,大部分人晃晃悠悠敷衍的抖一抖。

  脸上写满了倦怠与不屑。

  这周轮到裴南他们扫除。

  季悠推开门,听到裴南和许博锐正跟班里的女生聊天。

  “卧槽是真的,你们别不信!”

  见季悠来了,裴南的神色有些僵硬。

  他不安的跟许博锐对视一眼,突然噤了声。

  孙小甜没察觉到气氛的变化,还伸着脖子对季悠道:“哎你信吗,裴南说祁彧一个把徐烈那小团体的人都打趴下了。”

  徐烈是谁啊,那可是盛华的霸王,怎么可能这么弱。

  裴南赶紧给孙小甜使眼色,跟许博锐两个人又是抽气又是咳嗽的。

  孙小甜莫名其妙:“怎么了,我本来就不信啊,你们问问季悠相不相信。”

  裴南一扶额,心道这智商没救了。

  只见季悠缓缓道:“是真的,我就在现场。”

  孙小甜惊的手里的黑板擦都掉了:“真真的?祁彧能打得过徐烈,还是自己一个人?”

  教室里剩下的几个女生也都面面相觑。

  显然和孙小甜一样,受到了惊吓。

  对她们这种老实巴交的普通学生来说,徐烈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人,跟黑-社会差不多。

  季悠回到座位上,拿了自己的水杯,到饮水机下面接水。

  又圆又大的泡泡浮上水面,咕咚咚响。

  许博锐耸了耸肩:“现在知道的人不多,但等一个星期全年级就能传遍了。”

  裴南招了招手,神神秘秘道:“除了这个,我还知道咱们彧哥一个秘密。”

  一天而已,祁彧在裴南口中已经变成了咱们彧哥。

  显然小树林之战给裴南造成了一种强烈的慕强心理。

  几个女生屏息凝神的听着,就连季悠的动作也缓了下来。

  虽然裴南平时又爱接话又嘚瑟,但不得不说他口中的八卦都挺准的,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消息。

  裴南重重的清了清嗓子,像讲鬼故事似的阴涔涔道:“人尽皆知,阑市和柏市之间有一个著名的阑柏军区”

  “砰!”

  教室大门被推开了,打断了裴南的话。

  祁彧换了套蓝色的运动衫,手里捏着一瓶冰镇可乐,漫不经心道:“阑柏军区怎么了?”

  裴南挤出一丝夸张的笑,一下从桌子上跳下来,谄媚的拍了下手:“彧哥您没去上间操啊!”

  季悠被他夸张的语气弄得十分不自在。

  而且她还没有听清阑柏军区怎么了。

  祁彧眯了眯眼:“我不去间操有问题吗?”

  裴南赶紧摇头:“那必须没问题,谁愿意在大太阳底下瞎比划,弄一身臭汗。”

  季悠看了祁彧一眼,默默收回目光,想到了宋青山说的话。

  ——你别跟他学,你们不一样。

  所谓的不一样,大概就是祁彧可以堂而皇之的做一些不符合规定的事?

  祁彧却定定的看着季悠,轻飘飘道:“去了趟商店。”

  季悠咽了咽口水。

  她知道啊,看见冰镇可乐就知道了。

  但为什么会跟她说啊。

  听起来好像怕她误会的解释。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