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她的小哥哥

她的小哥哥 15.第十五章

她的小哥哥 消失绿缇 3861 2019-05-11 10:55

  季悠进了医院,浓重的消毒水和苦药味儿熏得她皱了皱眉。

  这个时间医院的人很多,来往的人脸上都带着焦虑不安的神情。

  墨黑色的大屏滚动着一排排陌生的名字。

  他们有的人很快就会回家,有的人即将开始躺在病床上的生活。

  而季悠,则习惯了在希望与失望间的摸爬滚打。

  她轻车熟路的去二楼餐厅打了饭。

  一份小鸡炖蘑菇,一份耗油菜心,再加上一大份饭。

  来食堂打餐的人也不少,厨师忙的很,手下慌乱,汤汁溅到了季悠的手背上。

  小鸡炖蘑菇大概刚从锅里盛出来,滚烫炙热,季悠的手一抖,还是忍住了没有打翻餐盒。

  刺痛只是一瞬间,她把餐盒放在桌子上,抽了张纸巾擦擦手背。

  白嫩的皮肤被烫出一片红,她跑到水龙头地下冲了冲。

  冰凉的清水冲刷着伤处,疼痛缓解了不少。

  季悠不敢多停留,她端起餐盒,快速赶往住院部。

  爸爸告诉她,这次妈妈被安排在临时床位,如果治疗有效才可以办理住院。

  走出电梯,一位断了腿打着绷带的中年人被推了出去。

  她听见一边的护士在小声聊天。

  “大雨天开出租,出了车祸,上周刚截肢。”

  “啊怎么出院这么早?”

  “家里没钱了,强行出院的。”

  季悠微微颤了颤眼睑,抱紧餐盒,直奔401房间。

  房间里有三张床,除了她妈妈,还有两个人躺在床上挂吊瓶。

  季悠站在门口,轻轻叫了声:“妈。”

  没有人回答。

  柳香坐在床上,目光呆滞的望着窗外的电线杆。

  为了方便做检查,她一头漂亮乌黑的长发被剃掉了。

  但她对此毫无反应,整个人一动不动,就这么僵硬的坐着。

  季悠慢慢的走过去,把餐盒放下,轻轻的拉住了柳香的手。

  “妈妈,你看看我”

  柳香转过头来,用陌生的神情望着季悠,把手从女儿柔软的掌心抽了出来。

  然后她向后退了退,抱住了被子。

  季悠眼前不争气的模糊了。

  她垂眸看着空荡荡的掌心,心里又酸涩又委屈。

  果然还是一样的结局。

  不管医院这边通知有了几种治疗方案,来了哪些专家,结果都是一样的。

  妈妈再也不认识她了。

  手背的烫伤叫嚣的越发厉害,被床单一摩擦,疼的人难以忍受。

  季悠努力将眼泪憋回去,朝柳香露出一个甜甜的笑。

  “妈,我先喂你吃饭吧,爸爸今天出警,我来带你回家。”

  她用左手捧起餐盒,拿勺子小心翼翼的挖了一块鸡肉,和着香喷喷的米饭,一起送到柳香的嘴边。

  柳香没动,似乎面前的饭菜对她没有一点吸引力。

  季悠拿着勺子的手抖了抖,强笑道:“妈妈你吃一点吧,最近越来越瘦了。”

  她张开嘴,做出要进食的样子,希望柳香模仿她的动作。

  柳香的眼睛终于动了一下。

  她的目光微微下移,落在季悠红彤彤的手背上。

  看了片刻,喉咙里发出含糊又僵硬的“呜呜”声。

  季悠不懂,她又坐的近了些,哀求道:“饭不烫的,我都吹过了,吃了饭才能快点恢复,妈妈你吃一口吧。”

  柳香似乎很急,她抬起有些萎缩了的手指,戳了戳季悠拿勺子的手,依旧含糊不清的呜咽着。

  季悠差点把饭菜洒在床上。

  她赶紧端好,疑惑不解的顺着柳香的目光向自己手上望去。

  白皙的手指和通红的手背产生了强烈的反差。

  黛青色的血管躺在又薄又嫩的皮肤底下,显得脆弱又可怜。

  柳香在看她的伤处。

  哪怕并不认识她,在潜意识里,柳香却仍然忧心女儿受伤的地方。

  所以她不愿意吃饭,她在催面前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去上药。

  季悠放下餐盒,捂住脸,终于开始哽咽。

  这是她第一次在妈妈面前露出崩溃的样子。

  她一直忍着,告诉自己要坚强,告诉自己除了学习她什么都做不了。

  但是那种久违的母亲的关怀,几乎要把她击碎了。

  她瘦削的肩膀轻轻颤着,像在风雨中飘摇的桅杆,好像一不留神就会被吞没在深海中。

  柳香不知所措的东张西望,似乎不明白面前的女孩到底怎么了。

  旁边床上的病友赶紧帮忙按了铃,把值班护士唤了过来。

  担心季悠的哭声刺激到柳香,护士长赶紧把她拉走了。

  又小又挤的护士站里,护士长温柔的摸了摸季悠的头发。

  她也心疼这个漂亮的小姑娘,原本应该是天真无邪的年纪,却承受了这种残忍的变故。

  “的确是来了北京的专家,也特别看了你妈妈的病例。”

  “也不是说不行,但是现在国内的治疗条件恐怕没办法做到万无一失,毕竟是脑袋里的事。”

  “再等两年吧,专家说会从德国引进精密治疗仪器,大概会有作用。”

  “先把你妈妈带回去,如果有什么情况,医院这边会联系你的。”

  “别太消极,有这么懂事的闺女,你妈妈肯定能恢复的。”

  季悠靠着墙,墙壁将寒意传到了她的骨髓里。

  她抬眸,看着护士长明显是安慰更多的眼神,轻声道:“谢谢阿姨。”

  护士长笑笑:“快回去吧,要心怀希望。”

  季悠认真的点点头。

  可这不是希望不希望的事,如果可以,她宁可受伤的是她。

  不,本来就应该是她。

 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她以为是爸爸,拿出来一看,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  季悠收敛了情绪,按了接听键:“喂,您好。”

  “请问是季小姐吗,你的外卖到了,来医院门口取一下吧。”

  季悠微蹙眉:“外卖?我没有订外卖啊。”

  对面沉默了片刻,似乎照着外卖单看了看,又问:“是季悠季小姐吗,手机号132xxxxxxxx。”

  “那您等一下,我马上就下去。”

  或许是爸爸点了什么呢。

  季悠抹了把眼泪,将手机揣起来,匆匆往医院门口赶。

  她知道外卖都是有时限的,她不想耽误别人太长时间。

  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医院门口,她看见了一个穿着外卖制服的人,正在左顾右看。

  季悠赶紧走过去。

  小哥看见了她,把手里的透明袋子一递:“季悠吧,你的奶茶。”

  季悠诧异的接过袋子,不明所以的看了看。

  怎么会是奶茶。

  她借着微弱的光线,将袋子举起来看了看。

  一杯夏威夷恋歌,一杯红豆可可撞奶。

  她立刻翻开外卖单,备注上只有一句话――

  小同学,奶茶甜不甜。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