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她的小哥哥

她的小哥哥 3.第三章

她的小哥哥 消失绿缇 5454 2019-05-11 10:55

  阑市盛华重点高中。

  凌晨五点半。

  季悠猛地从梦中惊醒。

  眨眨眼睛,似乎那抹刺眼的红色就在面前。

  自那次意外之后,噩梦已经做过无数次了,可每次还是会被吓出一身冷汗。

  唯一的慰藉,大概就是那个至始至终保护着她的男孩。

  她不由自主的将手伸到枕头下,摸了摸那只已经停掉多年的断表。

  然后缩回手,将枕头拍平。

  可惜她始终不知道男孩是谁,叫什么名字。

  爸爸曾经找过,但是毫无音讯。

  她那时太小了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,甚至连长相都记不太清,只在梦里有个模糊的影子,穿着雪白雪白的羽绒服,紧紧攥着她的手。

  季悠揉了揉蓬松的长发,捏起枕边的头绳,随意的绑了绑,便从床上蹭了下去。

  刚刚结束高一的军训,学习任务还没有那么繁重,一整个班级只有她一个人选择住校。

  宿舍是新装修的,换了崭新的铁床和衣柜,甚至还给通了热水,除了有点淡淡的味道,别的都很好。

  季悠将手机音量调大,开了公放,反复播放最近学过的英语单词。

  她拿着洗面奶去了卫生间,刷好了牙洗好了脸,挤了一点面乳在脸上。

  并不是什么出名的牌子,和班里已经用上高档面膜和水乳套装的同学没法比。

  但好在她皮肤底子好,哪怕不怎么呵护,依旧软软嫩嫩,连一丝毛孔都看不见。

  六点。

  天已经彻底亮了,晨光带着股清凉的潮意。

  季悠将窗户拉开一条缝,让风透进来,轻轻嗅了一口。

  然后把手机停掉,收拾好书包,去食堂吃早餐。

  她吃东西很慢,坐的直直的,端着碗,抿着唇慢条斯理的吃。

  特斯文的,像一条安静流淌的河。

  吃完了早餐,把托盘送回回收处,季悠走去了教室。

  六点半的教室还没有几个人,哪怕是被父母塞过来了,也都哈气连天的趴在桌子上补觉。

  季悠翻开英语书准备温习一遍课文,昨天老师说上课要考的。

  身后胖乎乎的裴南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  季悠举着书侧了下头,疑惑道:“怎么了?”

  裴南神秘兮兮道:“你知道袁秋妹转学的事吧?”

  季悠一怔。

  袁秋妹是她的同桌,一个闷闷的不爱说话的女生,听说是因为长跑特招来的。

  盛华是阑市重点高中里比较特殊的存在。

  因为超高的留学和保送率,使得学校中考分数线奇高,有能力的家长们绞尽脑汁把孩子送到盛华来培养,所以盛华的学苗和班级构成也格外的复杂。

  袁秋妹是阑市郊区普通初中的学生,因为三千米比赛在市里拿了一等奖,才破格被录取到盛华。

  季悠只记得她有一对甜甜的酒窝和异常朴实的微笑。

  只是刚开学不久,她们还都来不及了解彼此。

  再一看,果然袁秋妹的书桌已经空了。

  桌面擦得十分整洁,蓝色的桌布叠好放在了桌角,好似从来没有人逗留过。

  季悠轻轻的垂了垂眸,心里有些遗憾。

  她还买好了一对儿猫咪橡皮,准备送给袁秋妹一只。

  裴南推了推眼镜,神神秘秘道:“听说军训的时候袁秋妹跟中考第一的顾汤骅上床,顾汤骅他妈去校长办公室闹了。”

  季悠惊讶的睁大了眼睛,咬着唇不知所措。

  上床这种事在她看来太遥远了,他们明明还小呢。

  裴南啧啧两声,叹息道:“跟谁搞上不好,非跟顾汤骅,他妈可是咱年级主任,校长能怎么办,肯定把没背景的袁秋妹赶走啊。”

  季悠一皱眉,轻声道:“还没谱的事就别乱说了,或许今天她还来呢。”

  裴南见季悠不信,气急道:“谁说没谱了,你知道我这消息哪儿传来的吗!”

  季悠摇了摇头,笃定道:“或许她还来呢。”

  她希望裴南说的都是假的,上课之前,袁秋妹还能背着书包进来。

  说罢,她便转回了头,默默的拿起英语书,在嘴里轻轻叨念课文的段落。

  裴南不满的“切”了一声,叨咕一句:“书呆子。”

  季悠听到了,却也没反驳什么,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书本上。

  进教室的学生陆陆续续的多了,周遭的环境也不断的嘈杂起来。

  裴南立刻又逮住个同学,神神秘秘道:“你听说了没”

  片刻后,季悠便听见那同学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。

  她再也没办法说服自己不被影响,目光越过英语书,落在文具盒边那个漂亮可爱的小猫橡皮上。

  军训的时候听袁秋妹说,家里养了小猫,所以特别喜欢猫。

  军训结束后,她特意去了文具店,买了一对橡皮。

  季悠伸出手指,轻轻摸了摸橡皮的边缘,凉凉的,带着淡淡的香气。

  要是早一天,说不定就来得及送出去了。

  裴南精力充肺的见人就说,很快,周围一小圈都知道了这个消息。

  大家凑在一起聊的热火朝天。

  “你说袁秋妹会不会怀孕了?”

  “中考第一啊,袁秋妹可真会找人。”

  “第一你就能跟他上床?”

  “嘻嘻说不定呢,顾汤骅长得也可以,他妈又是年级主任,能给我调到奥a班去呢。”

  “得了吧,顾汤骅女朋友一大堆,玩的特别乱,你也愿意。”

  “不会吧,中考第一还能这么浪啊!”

  “顾汤骅就喜欢漂亮的,昨天路过咱班,还盯着季悠看呢。”

  一众目光齐刷刷的望向季悠,眼中带着意味深长的神情。

  就好像季悠即将成为下一个袁秋妹,被顾汤骅迫害到退学。

  季悠微微蹙了蹙眉,喏喏道:“你你们别开玩笑。”

  董珂珂笑道:“说不定袁秋妹是替你挡枪了呢。”

  季悠心中难受,刚欲开口辩驳,教室门被毫不客气的砸了几下。

  所有交头接耳的声音在一瞬间消失了。

  大家绷直身子,目光齐齐的朝门口望去。

  班主任宋青山沉着脸,捋了捋稀疏的头发。

  “说啊!接着说啊!长了张嘴不知道怎么用好了!”

  裴南默默吐了吐舌头,缩在桌子上不言语了。

  宋青山大跨步上了讲台,把手里的英语书一摔。

  “都谁迟到了给我站出来!”

  大家纷纷低下头,故作正经的反复翻着英语书,耳朵却极其敏锐的打探着周围的响动。

  还是裴南贱兮兮的接话:“老师,迟到的都没来呢,咋站出来啊。”

  顿时一阵哄堂大笑,气氛轻松了许多。

  宋青山瞪了裴南一眼。

  “以后迟到的就别进来了,这么喜欢外面就站一天!”

  方才笑过的同学又重新绷紧了嘴。

  宋青山环视一圈,拿书敲了敲讲台:“介绍个新同学啊,刚转到我们班的,以后和大家一起学习。”

  说罢,他朝教室外眼神示意了一下,脸上甚至带了些笑。

  能让发完脾气的宋罗刹笑出来,实属不易,大家颇感兴趣。

  门口响起了不重的脚步声。

  季悠就是在这一秒抬起头来,一眼看到了进门的男生。

  男生个子很高,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,敞着怀,露出里面干净整洁的白t恤。

  他一只手插在兜里,一只手掀开扣在头顶的鸭舌帽。

  他留着很短的寸头,额前稍微长一些,被帽子压得有些乱,但依旧难以遮掩格外优秀的长相。

  他的皮肤很白,一双狭长的眼,瞳仁漆黑有神,薄唇带着自然好看的弧度。

  站在讲台前,他弹了弹鸭舌帽,面无表情的扫视了一遍班级,简短道:“祁彧。”

  台下鸦雀无声,只等着他再说些什么。

  哪怕讲一下祁彧是哪两个字都好啊。

  可他多余的一句未说,左手一扯书包带,迈步朝季悠的方向走去。

  整个教室只有那一个位置空着,不用猜也是给他的。

  宋青山还欲说什么,但见祁彧没兴趣过多介绍,竟然也没生气,就这么把话咽了下去。

  这在平时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  裴南小声嘟囔道:“什么背景,竟然可以躲过军训才转学。”

  季悠紧紧的攥住了钢笔,心里有些忐忑。

  祁彧来了,那袁秋妹是真的走了。

  再也见不到了。

  董珂珂的目光一直追随着祁彧,颇有些激动的叨念:“卧槽他好酷啊,长得像韩剧里的男主!”

  声音有些大,大的季悠都听到了。

  她想,祁彧大概也听到了。

  可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,连回头望一眼都不屑。

  祁彧拎着包,一边摆弄自己被压扁的头发,一边向后走。

  走到季悠身边,他才放下手,一抬眼,微微一顿。

  面前的小姑娘穿着肥嗒嗒的夏季校服,宽大的领子挂在瘦弱的肩头,松垮的袖口一直垂到臂弯处。

  她举着细白的手臂乖巧的端着书,背绷的直直的,前胸离桌子一拳远。

  她的嘴唇肉嘟嘟的,十分小巧,天然的红艳,跟擦了口红似的。

  一双漂亮的杏眼静静的望着他,眼底透出些失落,左眼眼尾的地方,长了一颗淡淡的痣。

  全身上下都写着“我是好学生”。

  祁彧把书包往凳子上一甩,眼睛一眯,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她身边。

  鼻间传来了清爽的柠檬洗发水味道,有点好闻。

  祁彧眼神一扫过去,她立刻收回了目光,低着头,手指紧紧握着笔,在英语书上不安的点了点。

  有些卷曲的栗色长发顺着她的肩头垂到胸前,像一条柔软的绸带。

  她抬起手指,将头发挽到了耳后,露出了圆润的耳垂。

  祁彧用舌尖抵了抵腮肉,目光落在小巧的耳垂上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。

  这学校还他妈让染头?

  明儿我也染一个。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