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她的小哥哥

她的小哥哥 8.第八章

她的小哥哥 消失绿缇 6552 2019-05-11 10:55

  还一打十,吓唬谁呢。

  大家都是高中生,充其量他比徐哥厉害一点。

  剩下的几个小弟相互对视一眼,也不管什么1v1公平对抗,一窝蜂冲了上来。

  沈樱芝和另两个女生当然不会和男生挤在一起打架,但对祁彧能几秒钟撂倒徐烈还是震惊的。

  然而让她们更震惊的事发生了。

  祁彧撂倒剩下的七个人也跟玩一样。

  当然他少不了挨两拳,但都是不痛不痒,反手就把对方摔倒在地。

  原本大小伙子摔一下也没什么,偏偏他们和徐烈一样,摔得地方都是石子。

  一个个疼的龇牙咧嘴,狼狈不堪。

  七个男生上去还没一会儿就被解决了。

  哪怕爬起来,也不敢再去跟祁彧动手了。

  这转校生的武力值变态到逆天了,动手等于自虐。

  沈樱芝厚重的睫毛膏都快抖掉了。

  她从来也没想过这么多人还会输。

  而且她的靠山徐烈到现在都没爬起来。

  剩下的两个女生也不敢抓着季悠了,她们瑟缩的松开了手,六神无主的望着沈樱芝。

  沈樱芝深吸了一口气,僵硬道:“走。”

  两个女生听到沈樱芝这句话,拔腿就往教学楼跑。

  祁彧那句“没有不打女生的优秀品质”她们当真了。

  她们跟着沈樱芝狐假虎威可以,但真动起手来,哪禁得住打啊!

  沈樱芝一撤,被祁彧摔在地上的小弟们也默默搀着徐烈溜了。

  横行霸道的校霸连句狠话都没敢放。

  但他们心里却都有个谱。

  盛华年级大佬的位置,恐怕要易主了。

  祁彧拍了拍手上的灰,将袖子重新放下去,然后朝季悠招了招手:“小可爱,过来。”

  季悠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,眼睛鼻子都红红的,狼狈不堪。

  祁彧一叫她,她立刻跑了过去。

  这时候她还没意识到,这一声小可爱里包含了多少暧昧。

  “祁彧,谢谢”

  季悠的声音还在颤,带着可怜的哭腔,软软的,听着人心痒。

  祁彧心思有点活了。

  他伸手撩起季悠被泪水沾湿的下巴,哑声道:“小可爱,你不是好学生吗,好学生怎么会被人堵在小树林?”

  要不是他觉得不对跟出来看看,恐怕季悠就要被人欺负了。

  沈樱芝一看就是有经验的,专挑没摄像头的地方。

  要真犯了事儿,打死不认就好。

  季悠抬起氤氲着水汽的杏眼,有些瑟缩的躲着祁彧的手指。

  “我我不认识她们。”

  她的校服肥嗒嗒的,蓬松起来显得她的肩头格外瘦削。

  祁彧一挑眉,故意拉长音道:“还是——你骗我,你不是好孩子?”

  “没没有。”

  季悠的脸骤然涨红了。

  好孩子什么的,听起来也太羞耻了。

  哪怕她的确挺乖的,但也不会夸自己是好孩子。

  祁彧的手指一摸她细嫩的脸蛋,发现她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流。

  源源不断似的。

  啧。

  还真是水做的。

  季悠向后缩了一步,用袖子擦了把眼睛,低垂着眸,鼻子轻轻抽搭着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脸上被祁彧手指划过的地方似乎还留着干燥的温度,热的人不知所措。

  她也不懂为什么,以前从没跟男孩子交过朋友,但就是对祁彧不排斥。

  才认识一天而已,好像他做什么自己都能接受。

  “脏。”

  “袖子脏。”

  祁彧从兜里掏出了一小包纸巾,是季悠曾经借给他的那个。

  他抽出一张,用手指夹着,轻轻擦拭季悠眼角的泪痕。

  夏夜很燥,纸巾是茉莉花味道的。

  而祁彧是阳光味道的。

  “咕噜”

  季悠尴尬的捂住自己的肚子。

  她晚上还没有吃饭。

  方才被吓得够呛还不觉得,现在精神一放松,顿时觉得饥肠辘辘起来。

  祁彧自然听到了,眼底含着些笑意:“饿了?”

  季悠赶忙小声道:“还好,我宿舍里还有苹果,回去吃一个就饱了。”

  一个苹果就饱了,食量这么小。

  怪不得这么瘦。

  祁彧摸了摸兜里,掏出一小盒薄荷糖。

  他晃了晃,倒出一颗,摊在手心里:“戒烟用的,你先补点糖分。”

  季悠谨慎的望了他一眼,这才默默将糖粒抓过来,塞进了嘴里。

  柔软的指尖搔在掌心,像小猫爪子一样,祁彧眼底一沉。

  季悠没注意,她抿着唇,认真的用舌尖舔了舔糖粒。

  薄荷糖圆圆的一小颗,外面裹着一层酸酸的粉末,含在嘴里,沁人心脾的清凉。

  “我也没吃呢,一起出去吃点。”祁彧也含了一颗。

  本来没想吃的,他烟瘾不大。

  但是看小可爱一鼓一鼓的脸蛋,莫名可口。

  季悠赶紧摇摇头:“不行的,我住校,晚了就回不来了。”

  盛华的管理很严,每天十点下晚自习,十一点就关校门了。

  关校门后再想进,是要给班级扣分的,纪律分和老师的奖金挂钩,她不想给宋青山找麻烦。

  祁彧无所谓的一笑:“放心吧,肯定让你回来。”

  他说完,自顾自的往校门口走。

  “喂”还没有答应呢。

  季悠暗自叹了口气,不得不跟了上去。

  这人怎么这么霸道的。

  季悠的书包还在教室里面放着,手机也在。

  她不知道现在几点了,但是学校里的人都快走完了。

  她从来没有这么晚出过校门,学校的老师警告过,盛华在郊区,晚上不安全。

  其实离校门不远的地方就有一条小的美食街。

  美食街灯火通明,热闹异常。

  街边支着的烧烤架子上冒着丝丝热气,羊肉和鱿鱼在炭火的炙烤下滋啦滋啦直响。

  季悠轻轻用袖子捂住鼻子,特别新奇的左看右看。

  原来美食街有这么多的人,一点也不危险。

  祁彧带着她去了拐角的一家永和大王。

  清净一些,收拾的也比较干净。

  “请您先点餐,再找位置坐。”

  服务员站在门口笑容甜美,语气温柔。

  季悠红着眼睛,朝她点了点头。

  走到吧台前,季悠扬着脖子看了看广告牌上标着的价格。

  怎么套餐都那么贵!

  她兜里只有十块钱,大概只够吃一个卤蛋一杯豆浆。

  平时在学校都用饭卡,所以也就没带那么多的钱。

  但她实在是饿了。

  季悠掏出那张纸币,轻轻的放在台面上,指了指广告牌上的豆浆。

  “阿姨,我要一杯豆浆就够了。”

  祁彧轻轻一勾唇:“一杯豆浆就饱了?”

  季悠被他问得不自在,眼神有些躲闪:“差差不多吧。”

  祁彧单手拄着柜台,微微弯腰,盯着季悠漆黑的眸子低声道:“这么好养活?”

  季悠心脏狂跳,不安的揽了揽长发,磕磕绊绊道:“你,你说什么呢。”

  “呵。”祁彧发出一声揶揄的低笑,然后站直身子对柜台后的阿姨道,“一份番茄牛肉面,一份鲜肉小馄饨,再来两杯豆浆,刷卡。”

  “祁彧。”季悠轻喊了一声。

  阿姨飞快的下了单,然后笑眯眯的对季悠道:“哪能让女朋友花钱呢,是不是。”

  季悠赶紧面红耳赤的解释:“我们是同学。”

  祁彧双手插着兜,意味深长的“哦”了一声。

  “行了小同学,算我借你的,跟上午的一起欠着。”

  阿姨笑着摇摇头,去给他们打豆浆了。

  季悠抿着唇,也不再矫情。

  等这周末回家,她就再取一些钱,下周带来还给祁彧。

  她在心里默默记下了东西的价格。

  俩人找了个靠窗的座位,一抬眼就能看到盛华的教学楼。

  面和馄饨很快端了上来。

  祁彧问:“想吃哪个?”

  季悠指了指小馄饨:“我不爱吃番茄。”

  酸的东西她都不太感冒,跟柳香的口味很像,她喜欢吃辣。

  祁彧把小馄饨推到了她面前,番茄牛肉面拉到自己眼前。

  季悠拿起勺子,低着头,小口小口的吃。

  刚出锅的馄饨很烫,她先盛到勺子里,认真的吹着。

  红润的嘴唇沾了些油花,在白炽灯下泛着细腻诱人的光泽。

  祁彧瞄了一眼,暗暗的“操”了一声。

  什么好学生坏学生的。

  再这么下去,他的道德底线要全盘崩溃了。

  祁彧兜里的手机震了起来。

  他微一皱眉,掏出来一看,是宋一澜打来的。

  祁彧放下筷子,将手机放在耳边:“找爸爸干嘛?”

  手机对面发出一声爆笑:“猛祁祁你真的要考清华北大吗?卧槽我爸拿你教育我的时候我差点笑掉头!”

  祁彧沉了脸:“滚。”

  宋一澜擦了擦眼泪:“别别别,跟你说正事儿呢,我爸听说盛华对你的改造这么见效,商量着要把我也转过去。”

  祁彧面无表情:“so?”

  宋一澜咽咽口水,故作沉痛的叹息一声:“我有点担心”随即,他话锋一转,“你说我会不会变成一个立志报效祖国的沙雕啊哈哈哈哈哈!”

  祁彧舌尖轻舔腮肉,眯了眯眼:“下次见面记得带保镖买保险。”

  宋一澜笑嘻嘻道:“得嘞!”

  挂断电话,祁彧正准备继续吃。

  季悠抓了抓校服裤子,愧疚道:“对不起啊。”

  没想到她随便写个纸条能传播的那么远。

  才一天不到的时间,连祁彧的朋友都知道了。

  刚才宋一澜的声音太大,她听的真真切切。

  祁彧将筷子立在桌面上,抬眼看着她,突然恶劣的想让她再愧疚一点。

  他敲了敲桌子:“连我名字都写错了。”

  季悠垂下眸,有些不好意思:“因为你也没有说是哪两个字,我就随便写了一个。”

  她知道把别人名字写错挺不礼貌的。

  但当时真没想到贺炜民会翻看。

  祁彧低声道:“手伸出来。”

  季悠一怔,放下勺子,不明所以的伸出了左手。

  掌心摊开,手心粉嫩嫩的,带着细细的纹路。

  祁彧捏住她的指尖:“别动。”

  季悠听话的不动了。

  祁彧用筷子尾在她掌心轻轻敲了一下。

  不疼,但是季悠还是瑟缩了一下。

  祁彧抬起眼看着她,把筷子放下,换了手指。

  一笔一划的在她掌心写自己的名字。

  祁。

  彧。

  他的名字笔画多,祁彧写了很长时间。

  指尖摸到温热的掌心,根本舍不得离开。

  季悠整个人像进了蒸笼一样,连脑子都晕乎乎的。

  荒芜而单调的世界终于被摧枯拉朽的力量摧毁。

  她觉得自己像一只蹲在井底的蛙,一时不慎跳入了一片本不属于自己的领土。

  这个地方有火树银花,有星桥银河,有突如其来的清凉的风,还有猝不及防的隐秘的甜。

  她快要溺死在这个地方了。

  祁彧写完,松开她的指尖:“记住了吗?”

  季悠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。

  记住了。

  想忘也忘不了了。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